...

因果

蔡澜:

笑话,好的讲来讲去,就是那么几个。

多数是从外国的经典之作演变出来,有的还只能用英文讲才有效果,一翻译就完蛋,所以变得更少。

套进身边的人物来说笑,就有代入感。讲起来特别动听,从不失手。

最后的那枚棺材钉 punch line最重要。掌握得好不好也许是天生的,当然多练习也有成就,不过有些人讲了一辈子笑话,都不好笑,不是命中注定是甚么?

因为就是那么几个,大多数听过,所以要假装没有听过。这是一种社交礼貌。把人家的棺材钉抢来说,是不通情达理的。这种人,今后少和他们来往为妙。

讲笑话也得选对象,老在社交圈打滚的人,千万别向他们讲笑话。找一些思想单纯,社会守旧的人来讲,一定惹得开心,笑得他们从椅子上跌下,一大乐事也。

从前回潮州乡下,向亲戚们讲笑话,表妹们特别高兴,尤其是关于性的,但当今她们甚么都听过了,重逢时已不再讲。反而,由她们口中所说的政治笑话,弄得我哈哈大笑,因为都是最新原创的。

我已经很少很少说笑了,偶而来几篇,都是为了要喘一喘气。我们那辈子的人,事情要是不做,一做了一定要求自己做得最好。写专栏是很严肃的工作,每一篇都不容偷懒充数,每一句都要精心雕凿,绝对不可以有一个用不用都没关系的文字。

开天窗是滔天大罪,资深的专栏作家还能原谅,新进的要是犯这毛病,就不苟同了。

有时,看到身边的一个个像苍蝇一样跌死,是有因果报应,不能怪人。
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...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Daisy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bennimerchoi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生下来,活下去。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